攝護腺肥大常造成中年男性下泌尿道症狀

近幾年筆者在採訪紅色旅遊中,曾幾次聽到有人議論劉志丹是怎樣犧牲的。由於真相不明,還引出了許多猜測,如有的説,“子彈是從劉子丹背後打來的,他死於自己人之手”;甚至有人信口開河地説什麼,“毛主席為了排除異已,排人暗殺了劉志丹。”

為什麼人們要議論劉志丹?顯然他太重要了,因為他是陝北革命根據地創始人與陝北革命領袖之一。特別是,當年毛主席、黨中央率領紅軍經過兩萬五千里長途跋涉,最後落腳陝北,就是因為從當時一張國民黨報紙上看到了“陝北有支共產黨劉志丹領導的紅軍”這條消息,才決定到陝北的。從此,中國革命掀開了新的一頁。如若不然,中國革命的歷史就得重寫。

那麼,真相到底如何呢?幾年來筆者一直苦苦尋找、多處打聽,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。


阿拉伯擠奶法專用按摩膏,10ml小隻男士按摩精油,男性外用陰莖鍛煉按摩精油,男用助勃起保養油,印度神油陰莖增大增粗

新年元旦剛過,筆者隨着幾位革命後代來到百歲老紅軍、開國老將軍裴周玉家採訪。萬萬沒有想到的是,裴周玉竟是當年劉志丹烈士犧牲時一直戰鬥在身邊的老紅軍戰士,而且親身經歷了全過程。他和他夫人姚盼成向記者談了當時的情況,而且拿出了一本2011年出版的裴周玉回憶錄《開國將軍裴周玉百年足跡》書來,其中《第五章 與劉志丹並肩戰鬥》就專門講到了這一過程,終於讓劉志丹犧牲的真相大白於天下!

裴周玉老將軍雖已百歲,可耳不聾、眼不花,思維清晰,記憶尚健。談起當年的往事,歷歷如在眼前。

  軍委副主席周恩來找裴周玉談話,讓他到劉志丹部隊工作


必利吉
必利勁
威而鋼100mg
超級犀利士
犀利士20mg
泰國果凍威而鋼

裴周玉將軍説:

“長征中,我隨三軍團行動。到達哈達鋪後,我突然高燒39度以上,可白天還要行軍。有一天下午,當在山坡上行走時,我連人帶馬跌到約有十幾米深的懸崖下,頓時失去了知覺。三軍團保衞局總收容隊的戰友們發現了我,把我救了上來。經過一個多星期的艱難行軍,到達陝北吳起鎮。隨後,我被送進永坪醫院治療。”

裴周玉回憶劉志丹犧牲全過程:在前線中彈犧牲
身體出現這八種情況要注意是否為心絞痛
小弟弟二次成長 陰莖增大方法
射出的精液很濃要小心
威而鋼的副作用?服用時要注意什麼?

“永坪是一個有100餘户人家的小鎮,住的都是窯洞。住進水坪醫院後我這個南方人,頭一次見到這樣整齊、寬敞與冬暖夏涼的窯洞。我住的是一個石窯洞,內有一個能睡6-8人的大土炕,炕下能燒火。醫務人員非常熱情、負責,待病人態度很好,伙食也不錯。特別是陝北農村中都不吃豬下水之類的東西,雞也不吃,而我們這些南方傷病員卻很喜歡吃,價格也很便宜,一付豬肝與豬蹄子只要幾毛錢,這些東西對我們醫院改善伙食幫了大忙。

“人院後,醫院想盡各種辦法給我治療腰傷。我因腰椎骨被摔斷,不能直立行走,醫生除讓我吃中藥丸外,還給我按摩,並讓我自己鍛鍊。我每天由護士扶着在外行走,半個月後,我就能拄着枴杖自己行走了,腰也能伸直了。一個半月後,就完全恢復了健康。

“1935年12月,為充實紅二十八軍的幹部,西北局派人到永坪醫院選調病癒幹部,我是被選中的一員。當我到西北保衞局報到時,王首道局長熱情接待了我,並命令我到陝北劉志丹領導的二十八軍任軍特派員(相當於司令部參謀長或政治部主任之職)。在西北保衞局住了幾天後,王局長親自將蓋有大紅印的委任狀交給我,委任狀是這樣寫的:

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西北政治保衞局

委任令No.22

茲委任裴周玉同志為西北政治保衞局紅軍第二十八軍特派員。

此令

局長王首道

1935年12月

“第二天,我又接到通知,軍委副主席周恩來要找我們談話。在招待所等待的除我外,還有二十八軍的參謀長唐延傑,團政委陳仿仁。我們能有機會直接見到周副主席,內心是多麼喜悦啊!過去我們雖然聆聽過他的幾次演講,但直接談話還是頭一次。我們既高興而又心情緊張地等待他的到來。當我們幾個人走進周副主席辦公室時,他親切地同我們一一握手,並詢問了我們每個人的工作經歷。而後,他從全國形勢談到紅軍的發展,再向我們闡述派去紅二十八軍的重要任務是去做好團結工作。他説:陝北蘇區主要是紅二十八軍劉志丹等同志創建的,我們沒有這塊蘇區作後方,困難就大得多。我們不能把他們當外人或‘土包子’,更不能排除土生土長的幹部。要尊重劉志丹軍長及所有幹部戰士,要當小學生,不能指手劃腳。我們是客人,客人就一定要尊重主人,不能喧賓奪主。

“周副主席這次談話給了我們深刻的教育,我們派到二十八軍工作的幹部都嚴格遵照他的指示,認真地工作,妥善處理上下級與幹部之間的關係。而劉志丹軍長對中央派去的幹部都非常尊重與信任,我們相互之間與上下級之間,團結工作都做得很好。

“周副主席當時同我們交談了兩個多小時,最後他詢問我們還有什麼要求時,我説,我從醫院剛出來,缺馬匹、槍支。他立即從運輸隊抽調一匹花騾子給我作坐騎,還要王首道局長從保衞隊中抽調一支手槍給我,使我愉快地走上了工作崗位。”

裴周玉回憶劉志丹犧牲全過程:在前線中彈犧牲

  劉志丹率領的紅二十八軍,在進軍途中相機消滅了一股敵軍

裴周玉將軍説:

“紅二十八軍是1935年11月由陝北地方武裝整編組建的,共有3個步兵團,每團5個連,共約2000餘人,軍長劉志丹是陝北革命創始人與陝北革命領袖之一。這支部隊具有較強的戰鬥力,是我軍的一支主力軍。我到部隊一個多月以後,紅二十八軍奉命由安塞出發北上,擬從佳縣以北渡過黃河,進人晉西北地區,配合南路紅軍迅速打通走向抗日前線的道路。在巡檢寺接到軍委命令,要紅二十八軍向神(木)府(谷)蘇區挺進,打通陝北蘇區與神府蘇區的聯繫。我隨紅二十八軍於3月20日從巡檢寺出發,經過兩天行程到達佳縣的花石崖宿營。3月23日由花石崖前進,準備奇襲高家堡之敵。為此,需要通過百餘里的白色區域與碉堡林立的封鎖線。

“這一天,部隊加快了行軍速度。正當中午時,我們爬上了一個三四百米高,十來里長的山樑。在樑頂上舉目遠望,蜿蜒曲折,重重疊疊,光禿禿的黃土山樑,像條黃色飄帶,一望無際。大家高興地天南海北侃侃而談。突然,傳來‘停止前進!’的命令,大家的話音戛然而止。原來,劉志丹軍長騎在馬上向四處遼望時,突然發現左側的山溝裏有一股敵軍,正同紅二十八軍並肩同向前進。雖然還不知道敵人的數量和意圖,但他果斷地命令部隊停止前進,並立即派參謀前去通知已爬過山樑的前衞第一團準備戰鬥。

“劉軍長繼續觀察敵人的具體行動,從數量、武器多少,數到毛驢幾頭,最後他輕鬆地説:‘山澗裏的敵人是運送糧食的,只有一個排,是蔣介石給咱們送來的慰勞品。’隨後他對唐參謀長説:‘就組織機關同志去殲滅這股敵人吧。’劉軍長對大家説:‘這股敵人只有35人,19頭毛驢,既無後續部隊,又無戰鬥準備。地形條件對我們非常有利。只要從山樑上衝下去,就可以迅速殲滅這些甕中之鼈。我相信機關的同志一定能完成任務!’他的話音未落,大家異口同聲地回答:‘保證完成戰鬥任務。’經過挑選批准60人組成突擊隊,並指定軍部楊參謀擔任突擊隊長,我擔任指導員,還挑選了10餘人組成騎兵班。

“這時,劉軍長還是照樣在山頭上觀察敵人動靜,親眼看到有的敵人解開了棉衣釦子,歪戴着軍帽,有的斜揹着步槍一拐一拐地趕着毛驢。劉軍長看到這些情景,左手拍着我的肩膀,右手指着敵人,高興地説:‘特派員,你看這些狗熊的狼狽相,哪有什麼戰鬥力呢?你去告訴參謀長馬上準備戰鬥,不要讓敵人爬上前邊的北山樑。”而後,劉軍長帶着我和楊參謀及騎兵班長到左側山樑,用手指着説:“突擊隊分成兩隊,一路從敵人右側這條山溝衝下去堵住敵人的後路,一路從那條山溝衝下去攔腰把敵人截成兩節後,分割殲滅它。騎兵班要快馬加鞭,從山樑上的右側,隱蔽地趕到敵人將要爬上的那條山溝小路的前頭,埋伏在山腰上等候突擊隊趕到後,同時發起衝鋒,一舉殲滅之。’

“當似猛虎一樣的紅軍戰士衝到了敵人跟前,用手槍與刺刀對準敵人的胸膛高喊:‘繳槍不殺’時,這些未發一粒子彈的敵人馬上屈膝跪下,兩手舉槍乖乖地向紅軍投降繳械了。這次戰鬥從發現敵情到結束戰鬥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,俘敵35人,繳獲步槍19支、衝鋒槍3支、手槍2支、輕機槍1挺、毛驢19頭、糧食3000餘斤,還解救了13個運糧的羣眾,而我軍只消耗了幾十發子彈,沒有任何傷亡。

“戰鬥結束後,劉軍長看到繳獲的戰利品,高興地説:‘機關的同志學會三套本領(即會工作,會打仗,會自理生活),什麼時候都能用得上,你們有成績啊!’”

  劉志丹率部在羅峪口西南的河西打響渡河戰鬥,順利渡過黃河

裴周玉將軍説:

“紅二十八軍進人賀家川一帶後,進行強渡黃河的準備工作。我陪同劉志丹等軍首長一道,有時跑到部隊瞭解和檢查渡河的準備工作,有時去村裏找羣眾研究水情和船隻的情況。一天,我陪劉志丹和一位60多歲的老大爺交談。老大爺説:‘渡河有三不過,春汛(凌汛)不過;夏天特大水情不過;刮黃風不過。現在春汛眼看就要到了,上面河套裏一解凍,房子大的冰塊,順着河水往下推,船一下水就會被撞壞。’

“‘那就搶在春汛之前過河。’劉志丹果斷地説道。

“羅峪口是山西臨縣直通神木、榆林的一個重要渡口,地勢險要,易守難攻,閻錫山派一個小團的兵力憑着碉堡工事固守在此。紅二十八軍經過多次勘察,最後將渡口選定在羅峪口西南的河西上。那裏山陡河窄,水流湍急,正是敵人最易疏忽的地方。

“一個大霧瀰漫的早晨,渡河戰鬥打響了。部隊從賀家川的窟野河向黃河前沿運動,一團一連擔負突擊連,首先登上兩隻木船,似尖刀一樣迅猛地向對岸進發。當快要抵達對岸時,敵人發現了我軍渡河意圖,機槍、迫擊炮倉惶地向我軍射擊。戰士們奮力把船劃到東岸,船還未靠岸,就一邊以火力還擊敵人,一邊爭先恐後地跳進寒冷刺骨的齊腰深的河水,涉水搶渡上岸。經過一陣激烈的爭奪戰,一團一連迅速佔領了灘頭陣地。接着一團主力迅速登岸,以雷霆萬鈞之勢向敵人縱深陣地發起進攻,攻克了敵人的碉堡,並多次打退了敵人的反撲,控制了渡口,掩護後續部隊渡河。我隨軍部機關第三批登船,渡過了黃河天險。主力部隊渡過黃河後,在羅峪口與敵展開了激戰,全殲敵一個小團,俘虜400餘人,解放了羅峪口並繳獲大批糧食與物資分給當地羣眾。這是渡過黃河的第一次戰鬥,這次勝利得到總部的好評。

裴周玉回憶劉志丹犧牲全過程:在前線中彈犧牲

  劉志丹遵照中央軍委命令,率部進攻中陽的三交鎮

裴周玉將軍説:

“紅二十八軍渡過黃河在臨縣白文鎮與徐海東、程子華率領的紅二十五軍團勝利會師。會師後在白文鎮休息了幾天後,紅二十八軍接到中央軍委命令:為了配合紅軍主力進逼汾陽,威脅太原,並打通山西前方與陝北之聯繫,保證紅軍背靠老蘇區,特令二十八軍即向離石以南黃河沿岸地區進擊,並可相機攻佔中陽三交鎮,牽制和調動敵人。

“三交鎮是黃河的一個重要渡口,河西是陝北蘇區的吳堡縣境。該鎮沿黃河東岸是閻錫山經營多年的防禦體系,構築有堅固工事與碉堡,並有一主力團和保安團固守。

“紅二十八軍4月13日剛到留譽村,劉志丹軍長就不顧疲勞,爬上西山去觀察三交鎮方向的地形和情況。走在路上,他對我們説:‘咱們越向南走,離中央紅軍越近了,一定要打好這一仗,好向毛主席獻禮。’為了打好這一仗,他幾天幾夜也沒有好好睡覺。

“4月14日拂曉,紅二十八軍圍攻三交鎮的戰鬥開始了。戰鬥打響後,劉志丹聽説一團那邊攻擊不太順利,便立即和宋任窮商議,讓宋政委留在指揮所掌握全面情況。他要親自到一團陣地去,便帶着我和參謀、警衞員等幾個人一起出發了。”

  劉志丹有勇有謀,指揮戰鬥總是在陣地的最前沿

裴周玉將軍説:

“我們來到一團前沿陣地,聽取了黃光明團長,王再興政委彙報敵人的情況與我軍戰鬥態勢後,同一團首長研究了戰鬥部署。這時已快中午了,劉志丹又提着望遠鏡,向陣地的最前沿走去。我們氣喘吁吁地跟着往山上爬,一直爬到距敵不到百米的一個小山包上。這個長不到100米,寬不到30米的光禿禿的小山頭,和敵人佔領的山頭相對峙,中間隔着一條小溪,小溪的西頭和黃河匯合處的南邊就是三交鎮。我們所在的那個山頭是敵人火力壓制的重點之一,上面無任何工事和隱蔽物,我們只好爬在山頭稜坎下觀察敵情。從這個山頭上看去,鎮上房屋巷道都歷歷在目,敵人的來往活動隱隱可見,我方的戰鬥進展也都看得很清楚。

“劉志丹爬在山頂上,聚精會神,目不轉睛地觀察敵情,我和警衞員幾次勸阻説:‘這樣危險!’但劉志丹非常興奮地説:‘小裴,你看這個山頭不是一個理想的觀察所嗎?’劉志丹把所觀察的敵情與部隊戰鬥進展的情況,讓通訊員一一通知一團,並告訴他們應該採取的攻擊手段與措施。而後,他坐在地上拿出小本子,把前線戰鬥情況給宋政委寫了一封信,讓通訊員跑步送回軍指揮所去。通訊員臨行時,劉志丹笑着囑咐説:‘你告訴宋政委,過了中午,請他進三交鎮去喝勝利酒。’

“正當部隊打開通往三交鎮道路的時候,敵人的一挺機槍,迎面封鎖了我軍前進的道路。劉志丹伏在山頭上的一個稜坎後面,一手撐着地,一手拿着望遠鏡,觀察了一會兒對我説:‘特派員,你看見了嗎?機槍是從小廟旁邊那個碉堡裏打出來的,等會兒部隊衝上去一定把它奪過來,帶給陝北根據地人民做紀念。’我回答説:‘好,一定奪過來,敵人活不了幾個鐘頭啦!’”

裴周玉回憶劉志丹犧牲全過程:在前線中彈犧牲

  正在指揮戰鬥的劉志丹,胸部突然被敵人的機槍擊中,裴周玉一把抱住了他

裴周玉將軍説:

“劉志丹在前沿陣地上看到陣地情況,有的連隊成排或幾十個人向敵人一個碉堡發起衝鋒,但都被敵人火力阻擊而不能奏效,戰士們的傷亡很大,他還看到黃團長親自帶領一個排向敵堡衝鋒。於是,劉志丹把參謀叫到跟前,要他馬上去轉告一團,不能光憑勇敢蠻拼,要講究戰術,以最小的代價,奪取更大的勝利。參謀領受任務後,即刻向前飛跑而去。這時,山包上只剩下劉志丹、警衞員和我三個人了。

“我們迎風站在高處,觀察着周圍的一切動靜,密切注視着戰鬥的進展。突然,敵人的一挺機槍射來一梭子彈,正好射中劉志丹的胸部,他兩手往胸前一抱,踉蹌着要跌倒下去。我見此情景心裏猛地一驚,趕快跑過去把他抱住,急忙喊道:‘警衞員,快去叫醫生。’子彈是從劉志丹左胸部穿過去的,碰着了心臟,傷口處流血很少,他穿的土灰色棉軍衣的左胸,只見有個槍彈打穿的洞孔。當時,他的面色變得蠟黃,呼吸極度微弱,昏迷過去。我急忙把劉志丹抱到山坡後邊,找個隱蔽平坦的地方放下。

待了一會兒,他神志略微清醒,睜開了眼睛,環顧了一下四周,想用雙手撐着身體坐起來,用勁抓住我的手,以極微弱的聲音説:‘讓宋政委……指揮部隊,趕快消……滅敵人……。’只見他嘴脣動了幾下,但再也聽不見聲音了。醫生趕到時,劉志丹軍長已完全停止了呼吸。”

劉志丹遺體由裴周玉護送到達三交鎮,然後通過渡船被運回陝北

裴周玉將軍説:

“根據宋任窮的指示,我負責護送劉志丹的遺體到達三交鎮,民運科長劉國粱負責購買了幾塊木板,製作了一具簡易棺材。一切準備工作就緒後,我將劉志丹遺容上的泥土擦洗乾淨,整理了他隨身穿戴的衣帽,才把遺體抬進棺材,釘好棺材蓋,運抵黃河渡口。晚上12點,從河西來的渡船到達三交鎮,我們將劉志丹遺體抬上渡船。幾百紅軍指戰員,最後向劉志丹告別,渡船悄悄地向黃河西岸蘇區劃去。

“黃河在咆哮,怒火在燃燒。大家懷着為軍長報仇的滿腔怒火,向敵人發起了猛烈進攻,攻克了三交鎮,為軍長報了仇。

“5月2日,方面軍首長下達西渡黃河命令。紅一方面軍東征,是一次戰略性的進攻。在山西曆時75天的作戰,殲敵7個團,俘敵4000餘人,繳槍4000餘支,擴大新兵8000餘人,籌款300餘萬。”

“為紀念劉志丹烈士,中共中央和陝甘寧邊區政府決定將保安縣改名為志丹縣,並在城北建有劉志丹陵園,裏面有毛澤東、周恩來、朱德等人的題詞石刻。”

1972年,周總理與裴周玉又談起了劉志丹

裴周玉將軍説:

“1970年,我在北京與周總理一次閒談中談到瓦窯堡那次談話時,總理還記憶猶新。當我們談及劉志丹這位人民英雄創造陝北蘇區的貢獻與功勛時,總理説,戰爭時的槍炮沒有眼睛,碰到誰頭上也難避免,所以,我們犧牲了千百萬好同志,他們是永垂不朽的。”



必利勁
必利勁 POXET 60